[《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訂閱。]
東京——新娘穿著一件生日蛋糕般的婚紗,扇貝形邊緣的上身,下面是大箍襯裙。婚禮開始前,她靜靜地站在樓梯上,等著下樓步入會場。
「哇,」她想,「我真的要做這件事了。」
這不是一場慶祝兩人共結連理的傳統婚禮。相反,去年在位於東京一處時尚地區的這個宴會廳裡,近30位朋友聚在一起,見證了31歲的花岡早苗(Sanae Hanaoka,音)的獨身宣言——公開表達對她自己的愛。
「我想弄清楚怎麼靠自己生活,」她獨自一人站在台上,在感謝朋友們來參加她的單身婚禮時對他們說,「我想靠我自己的力量。」
就在不久前,年滿25歲仍未結婚的日本女性會被稱為「聖誕蛋糕」,被貶低成那些在12月25日後就無法再被售出的過時節日甜點。
現年25歲、單身的伊藤佳奈惠(音)準備在東京拍照。工作室會為女性提供披戴婚紗、拍攝單身婚紗照的機會。
現年25歲、單身的伊藤佳奈惠(音)準備在東京拍照。工作室會為女性提供披戴婚紗、拍攝單身婚紗照的機會。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花岡早苗(音)在她每週去工作一天的花店。「我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她說。
花岡早苗(音)在她每週去工作一天的花店。「我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她說。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今天,隨著越來越多的日本女性開始推遲或放棄結婚,拒絕走上一條如今被許多人視為一種家庭苦役的道路,這種公然的侮辱已經逐漸消失。
日本工作女性的比例比過去任何時候都要高,然而文化規範卻沒有跟上:日本的妻子和母親通常仍然仍被認為要承擔家務、照顧小孩和幫助年邁長輩的重任,這是阻礙她們許多職業發展的一個因素。
不滿於這樣的雙重標準,越來越多的日本女性乾脆選擇不結婚,轉而專注於自己的工作和新獲得的自由,但這也讓那些一心想要扭轉日本人口下降趨勢的政治人士感到擔憂。
日本政府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就在1990年代中期,日本在50歲之前未結過婚的女性還只有二十分之一。但到了2015年,也就是最近一次有統計數據的年份,情況已經發生巨變,有七分之一的女性在那個年齡段仍然未婚。
而對35歲至39歲的女性,這一比例甚至更高:將近四分之一從未結婚,相比之下,二十年前這一數字只有10%左右。
這種變化如此突出,以至於越來越多的商家如今開始迎合單身人士、特別是單身女性的需求。有設女士專區的單身卡拉OK廳、專為單身食客設計的餐館,還有專門針對女性自己購買或租住情形的公寓樓群。旅遊公司會給單身女性訂購行程,攝影工作室會為女性提供披戴婚紗、拍攝單身婚紗照的機會。
「我想,『要是結婚了,我就不得不幹更多家務活,』」益田嘉代子(Kayoko Masuda,音)說,這位現年49歲的漫畫師來到東京一家單身卡拉OK廳「一卡拉」(One Kara),獨自在裡面低聲吟唱。在寫著「僅限女士」字樣的推拉門後面,有專為女性隔出的一片單獨區域。
「我那時很愛我的工作,也希望能自由地去做這份工作,」益田談起她至今未婚時說。
卡拉OK廳一人卡拉OK設有女性專區。
卡拉OK廳一人卡拉OK設有女性專區。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據政府估計,去年,結婚人數降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的最低水平。這是這個國家的結婚率連續六年呈下降趨勢,下降速度超過了日本總人口的降幅。
不意外的是,在日本這個少有人選擇婚外生育的國家,生育率也在大幅下降。去年,日本出生的嬰兒數量降到了1899年開始有這項記錄以來的最低點。
地方政府迫切想要鼓勵婚姻、提高生育率,開始發起促使情侶結合到一起的活動。「我們致力於培養婚姻的觀念,」東京都政府贊助的單身人士婚介之旅及研討會的一則廣告上寫道。
但對於越來越多的日本女性,單身代表著獲得解放的一種形式——傳統上,她們一直被限制在與丈夫、子女及其他家庭成員的關係中。
「結婚時,她們得放棄太多,」東京上智大學(Sophia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三浦麻裡(Mari Miura,音)說,「太多的自由和太多的獨立。」
這種轉變關聯到日本不斷變化的勞動力。如今,15歲至64歲的女性就業比例接近70%,這是一項紀錄。但她們的職業生涯往往受困於一波波無休止的家務負擔,像按子女日托中心的要求填寫劃分細緻的日誌,準備大家都覺得日本女性應該會做的精緻餐食,指導並簽署學校和校外輔導課程布置的家庭作業,或者晾曬一堆堆洗好的衣服——因為有烘乾機的家庭很少。
儘管一些男性表示,他們想多投入家庭事務,政府也敦促企業改革壓迫性的職場文化,但對員工的期待仍然是把大部分醒著的時間奉獻給公司,這使得很多丈夫很難多參與家庭事務。
「對很多在職女性而言,顯然很難找到一個能分擔家庭事務的男性,」京都外國語大學(Kyoto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社會學教授根本宮美子(Kumiko Nemoto)說。
根本宮美子還說,日本的消費導向文化也意味著,有事業、有錢的單身女性有母親或祖母一輩所沒有的多種活動和情感宣洩管道可供選擇。此外很顯然,日本女性不再需要丈夫提供經濟保障。
東京一家出版社社長、49歲的松井美紀(音)。「我不需要把自己逼到牆角,」她說,「出於經濟原因而選擇婚姻。」
東京一家出版社社長、49歲的松井美紀(音)。「我不需要把自己逼到牆角,」她說,「出於經濟原因而選擇婚姻。」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松井(右)在工作。日本女性就業比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
松井(右)在工作。日本女性就業比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女性結婚的一個原因在於可以有穩定的經濟生活,」東京一家出版社社長、49歲的松井美紀(Miki Matsui,音)說。「我對獨自生活沒什麼擔憂,也沒有經濟上的顧慮。所以不需要把自己逼到牆角,出於經濟原因而選擇婚姻。」
對生兒育女不感興趣的女性常常覺得結婚沒太大意義。雖然日本單身母親數量在上升,但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離婚,而非女性選擇獨自生育孩子。
「說日本人是為生孩子而結婚並不是很誇張,」哈佛大學專門研究當代日本的社會學教授瑪麗·C·布林頓(Mary C. Brinton)說。「在日本,如果你不打算生孩子,那麼結婚的理由就不多了。」
單身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去年舉辦單身婚禮的花岡在東京郊外和兩名室友合租著一所破敗的房子。孤獨來襲的時候,她會點開單身儀式的影片,回想一下那些支持她、疼愛她的人。
花岡還記得,小時候母親常常看上去悶悶不樂。後來大學畢業後在幼稚園教書期間,她親身目睹了有多少母親似乎「太過努力要照顧自己孩子,卻沒有照顧好她們自己。」
「如果我當了母親,」花岡說,「我擔心我會被期望按照母親的角色行事,而不是做我自己。」
她斷斷續續有些約會,生活節儉,也盡情享受著自由,去年秋天體驗了一次墨西哥之旅。
「我寧願現在就去做我想做的事,」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