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吉隆坡——这两位友人的农业企业设立得很不寻常。他们的农场紧邻一个加油站,位于一个集装箱里,农作物就长在垂直堆放的架子上。他们首次销售的时机——在马来西亚新冠病毒暴发的初期——似乎也不太理想。
“我们是一个不确定市场中的新产品,”28岁的垂直农场蔬菜公司(Vegetable Co.)的联合创始人肖恩·吴(Shawn Ng)说。“当时我们不太确定生意是否能做得起来。”
“但不知怎的,”他补充道,“市场在某种程度上对我们有利。”
大流行期间,人们面对面的购物活动减少了,肖恩·吴在马来西亚的公司是世界上许多绕过实体杂货店,直接向消费者出售新鲜产品的小型农场之一
有些农场在亚马逊或来赞达(Lazada,阿里巴巴面向东南亚地区的电商平台)上销售,或者是Harvie等较小的平台,这是总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网站,把消费者与美加地区的私人农场联系起来。
蔬菜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肖恩·吴将新鲜收获的农产品装车送货。
蔬菜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肖恩·吴将新鲜收获的农产品装车送货。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其他农场,比如上文的蔬菜公司,则直接面向消费者。
“在封锁期间,我非常‘kan cheong’,”肖恩·吴的一位常客阿尤·沙姆斯丁 (Ayu Samsudin)说,她用了紧张的粤语说法。“有新鲜蔬菜送到家门口真让人松了口气。”
蔬菜公司位于马来西亚最大城市吉隆坡的一个停车场边上,由一个320平方英尺的集装箱构成。他们开业时客源寥寥,那是3月中旬,该国的严格封锁措施生效前的大约一个月。
最初几周的营收增长了300%,由于需求旺盛,集装箱现在已经接近产能上限,肖恩·吴的商业伙伴沙·G·P(Sha G.P.)说。
除了加油站,集装箱附近还有一个高尔夫练习场和一个油棕种植园。在LED灯的照射下,集装箱内部的货架上摆满了水培生菜、豆芽和其他蔬菜。
肖恩·吴在吉隆坡送货的路上。至少与一些东南亚国家相比,马来西亚相对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
肖恩·吴在吉隆坡送货的路上。至少与一些东南亚国家相比,马来西亚相对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生长室外的墙纸上印有蓝天和白云,让人联想起传统农场的景致。但员工们像在医院病房里一样,戴着橡胶手套、医用口罩,穿着白大褂,在狭窄的过道里走来走去。
两位创始人都缺乏传统农业经验,谈论工作时讲的是硅谷式的行话。
沙说他最早对垂直农业感兴趣,是看了《火星救援》(The Martian)之后,在这部2015年上映的影片中,马特·达蒙(Matt Damon)饰演的美国宇航员被困在火星上,学会了自己种植食物。
“我对这一技术的精准度和在零重力环境里种植蔬菜的优雅解决方案充满了敬畏,”他说。“从那时起,我就钻进了独立研究的兔子洞。”
来自冰岛的吉隆坡居民古德伦·奥拉夫斯多蒂尔说,蔬菜公司是她在大流行期间给予“财务拥抱”支持的几家本地企业之一。
来自冰岛的吉隆坡居民古德伦·奥拉夫斯多蒂尔说,蔬菜公司是她在大流行期间给予“财务拥抱”支持的几家本地企业之一。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当地一个伊斯兰复兴运动组织的聚会后,新冠病毒3月在马来西亚传播开,那次聚会成为东南亚最大的疫情传染源之一。自那以后,至少与一些邻国相比,这个拥有3200万人口的国家相对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根据《纽约时报》的一个数据库,截至9月3日,自大流行以来该国报告的确诊病例不到1万。
马来西亚最初的封锁只允许每户一人外出,完成必要差使,警方还设置了路障来执行当地的旅行限制。
不过,尽管相关规定已经逐渐放宽,让多数企业重新开业,但许多马来西亚城市居民仍保持着最初封锁期间养成的网上购物习惯,电商平台MyFishman的创始人奥德丽·古(Audrey Goo)表示。该平台把马来西亚西海岸村庄的渔民与吉隆坡的消费者联系了起来。
蔬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沙·G·P(左)与给这家公司工作的软件工程师赛义德·约翰·阿里夫。
蔬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沙·G·P(左)与给这家公司工作的软件工程师赛义德·约翰·阿里夫。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没有多少终端用户愿意回到活鲜市场消费,”奥德丽·古说,并补充称在大流行期间,她公司的销售额大约翻了一番。“所以我认为整个商业模式将会继续改变。”
肖恩·吴说,蔬菜公司的母公司未来农场(Future Farms)目前正在寻求种子资金,以获取更大的生产规模。他最近聘请了一名架构师和一名软件工程师来做设计。
但就目前而言,他们的规模仍然有限。
前不久的一个下午,当太阳从吉隆坡市中心灰蒙蒙的天际线下沉的时候,肖恩·吴钻进自己的车里准备送货,送货路线要蜿蜒穿过低层住宅区。
古德伦·奥拉夫斯多蒂尔(Gudrun Olafsdottir)是这条40多英里的送货路线上要经过的顾客之一,她说除了瑜伽和冥想,蔬菜公司的青菜已经成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帮助她在疫情期间保持身心健康。
奥拉夫斯多蒂尔来自冰岛,在零售业工作,她在Facebook上通过本地一位擅长生食和素菜烹饪的厨师发现了这家农场。她说,这是她这段时间给予“财务拥抱”支持的几家本地企业之一。
“我认为,如果我们有意识地选择如何使用时间和金钱,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来支持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她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到。“给予一个拥抱和一只援手。”
广告
这家农场位于一个320平方英尺的集装箱内,附近有一个加油站、一个高尔夫练习场和一个油棕种植园。
这家农场位于一个320平方英尺的集装箱内,附近有一个加油站、一个高尔夫练习场和一个油棕种植园。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