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吉隆坡——這兩位友人的農業企業設立得很不尋常。他們的農場緊鄰一個加油站,位於一個集裝箱裡,農作物就長在垂直堆放的架子上。他們首次銷售的時機——在馬來西亞新冠病毒暴發的初期——似乎也不太理想。
「我們是一個不確定市場中的新產品,」28歲的垂直農場蔬菜公司(Vegetable Co.)的聯合創始人肖恩·吳(Shawn Ng)說。「當時我們不太確定生意是否能做得起來。」
「但不知怎的,」他補充道,「市場在某種程度上對我們有利。」
大流行期間,人們面對面的購物活動減少了,肖恩·吳在馬來西亞的公司是世界上許多繞過實體雜貨店,直接向消費者出售新鮮產品的小型農場之一
有些農場在亞馬遜或來贊達(Lazada,阿里巴巴面向東南亞地區的電商平台)上銷售,或者是Harvie等較小的平台,這是總部位於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家網站,把消費者與美加地區的私人農場聯繫起來。
蔬菜公司的創始人之一肖恩·吳將新鮮收穫的農產品裝車送貨。
蔬菜公司的創始人之一肖恩·吳將新鮮收穫的農產品裝車送貨。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其他農場,比如上文的蔬菜公司,則直接面向消費者。
「在封鎖期間,我非常『kan cheong』,」肖恩·吳的一位常客阿尤·沙姆斯丁 (Ayu Samsudin)說,她用了緊張的粵語說法。「有新鮮蔬菜送到家門口真讓人鬆了口氣。」
蔬菜公司位於馬來西亞最大城市吉隆坡的一個停車場邊上,由一個320平方英尺的集裝箱構成。他們開業時客源寥寥,那是3月中旬,該國的嚴格封鎖措施生效前的大約一個月。
最初幾週的營收增長了300%,由於需求旺盛,集裝箱現在已經接近產能上限,肖恩·吳的商業夥伴沙·G·P(Sha G.P.)說。
除了加油站,集裝箱附近還有一個高爾夫練習場和一個油棕種植園。在LED燈的照射下,集裝箱內部的貨架上擺滿了水培生菜、豆芽和其他蔬菜。
肖恩·吳在吉隆坡送貨的路上。至少與一些東南亞國家相比,馬來西亞相對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
肖恩·吳在吉隆坡送貨的路上。至少與一些東南亞國家相比,馬來西亞相對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生長室外的牆紙上印有藍天和白雲,讓人聯想起傳統農場的景致。但員工們像在醫院病房裡一樣,戴著橡膠手套、醫用口罩,穿著白大褂,在狹窄的過道裡走來走去。
兩位創始人都缺乏傳統農業經驗,談論工作時講的是矽谷式的行話。
沙說他最早對垂直農業感興趣,是看了《火星救援》(The Martian)之後,在這部2015年上映的影片中,馬特·達蒙(Matt Damon)飾演的美國宇航員被困在火星上,學會了自己種植食物。
「我對這一技術的精準度和在零重力環境裡種植蔬菜的優雅解決方案充滿了敬畏,」他說。「從那時起,我就鑽進了獨立研究的兔子洞。」
來自冰島的吉隆坡居民古德倫·奧拉夫斯多蒂爾說,蔬菜公司是她在大流行期間給予「財務擁抱」支持的幾家本地企業之一。
來自冰島的吉隆坡居民古德倫·奧拉夫斯多蒂爾說,蔬菜公司是她在大流行期間給予「財務擁抱」支持的幾家本地企業之一。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當地一個伊斯蘭復興運動組織的聚會後,新冠病毒3月在馬來西亞傳播開,那次聚會成為東南亞最大的疫情傳染源之一。自那以後,至少與一些鄰國相比,這個擁有3200萬人口的國家相對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根據《紐約時報》的一個數據庫,截至9月3日,自大流行以來該國報告的確診病例不到1萬。
馬來西亞最初的封鎖只允許每戶一人外出,完成必要差使,警方還設置了路障來執行當地的旅行限制。
不過,儘管相關規定已經逐漸放寬,讓多數企業重新開業,但許多馬來西亞城市居民仍保持著最初封鎖期間養成的網上購物習慣,電商平台MyFishman的創始人奧德麗·古(Audrey Goo)表示。該平台把馬來西亞西海岸村莊的漁民與吉隆坡的消費者聯繫了起來。
蔬菜公司的聯合創始人沙·G·P(左)與給這家公司工作的軟體工程師賽義德·約翰·阿里夫。
蔬菜公司的聯合創始人沙·G·P(左)與給這家公司工作的軟體工程師賽義德·約翰·阿里夫。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沒有多少終端用戶願意回到活鮮市場消費,」奧德麗·古說,並補充稱在大流行期間,她公司的銷售額大約翻了一番。「所以我認為整個商業模式將會繼續改變。」
肖恩·吳說,蔬菜公司的母公司未來農場(Future Farms)目前正在尋求種子資金,以獲取更大的生產規模。他最近聘請了一名架構師和一名軟體工程師來做設計。
但就目前而言,他們的規模仍然有限。
前不久的一個下午,當太陽從吉隆坡市中心灰濛濛的天際線下沉的時候,肖恩·吳鑽進自己的車裡準備送貨,送貨路線要蜿蜒穿過低層住宅區。
古德倫·奧拉夫斯多蒂爾(Gudrun Olafsdottir)是這條40多英里的送貨路線上要經過的顧客之一,她說除了瑜伽和冥想,蔬菜公司的青菜已經成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幫助她在疫情期間保持身心健康。
奧拉夫斯多蒂爾來自冰島,在零售業工作,她在Facebook上通過本地一位擅長生食和素菜烹飪的廚師發現了這家農場。她說,這是她這段時間給予「財務擁抱」支持的幾家本地企業之一。
「我認為,如果我們有意識地選擇如何使用時間和金錢,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來支持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她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到。「給予一個擁抱和一隻援手。」
廣告
這家農場位於一個320平方英尺的集裝箱內,附近有一個加油站、一個高爾夫練習場和一個油棕種植園。
這家農場位於一個320平方英尺的集裝箱內,附近有一個加油站、一個高爾夫練習場和一個油棕種植園。 Ian Teh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