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布拉格市特洛伊區一座山坡上的索菲亞別墅(Villa Sophia)沒有鑰匙,沒有電燈開關,但有一架可以自動演奏的鋼琴。
下雨的時候,房子可以自動關窗,並根據房主的興趣朗誦它從互聯網上選擇的材料。這幢面積達5100平方英尺的房屋呈螺旋形,有一覽無餘的景觀,由人工智慧控制。
「它就像大腦一樣,」米凱拉·潘科娃(Michaela Pankova)是「布拉格開放之家」(Open House Prague)建築節的組織者,與丈夫卡雷爾·帕內克(Karel Panek)、女兒索菲亞(Sofia)和維羅妮卡(Veronika)一起住在這裡。「它會根據過往經驗為你做決定。」
住宅內部以白色為主色調,空間結構呈螺旋上升狀,有種恰如其分的未來感。它由總部位於布拉格的Coll Coll公司設計,旨在超越自動化,實現自主化。「就像我們說的,如果我們必須親自控制,那它就還不夠聰明,」計算機科學家帕內克說。
帕內克和潘科娃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溫哥華市生活了一年多,回到捷克共和國後,他們受託建造了這幢房屋。這裡既是他們的生活空間,也是他們的辦公室,他們的「宇宙中心」,Coll Coll合伙人、建築師克里斯托夫·漢茲裡克(Kristof Hanzlik)說。
這對夫婦不想在質量和效能上妥協。當他們找不到符合要求的技術,作為自家房子大腦背後的大腦的帕內克自己設計了系統。
佔地5100平方英尺的房屋鳥瞰圖,它坐落於一片傾斜的地塊之上。
佔地5100平方英尺的房屋鳥瞰圖,它坐落於一片傾斜的地塊之上。 BoysPlayNice
Sysloop是這個自主建築管理系統的名字,也是創造該系統的公司(由帕內克和兩位合伙人所有)的名字,它將一系列令人困惑的技術整合到了一個自主系統裡。
在家庭成員的日常生活中,該系統會實時收集數據並做出評估,然後提出解決方案並予以實施。
「對我們來說,一切都是數據來源。你擁有的信息越多,解決方案就越準確,」同時也是Sysloop合伙人的漢茲裡克說。「這讓設計過程更加自由。」
數據收集是通過傳感器——位於地板中、抽屜裡、廚房桌下——進行的。
「這房子知道每個人都在哪裡,」帕內克說。
人工智慧取代了現有系統中需要人類干預的部分,從而接管控制。
「這房子能回答問題,解析口頭指令,」帕內克說。「它可以儲存指令和語句,以便以後自主地應用和驗證它們。在某種程度上,它可以從語句中推斷出行為,比如『我很冷』——就要提高溫度。」
算上一個佔據整個房間的數據中心,這套住宅的建造費用是8000萬捷克克朗,約合360萬美元。另有一個市售通用版的Sysloop佔了總成本的20%——「包括了Sysloop軟體技術和所有相關硬件,」帕內克在電郵中說。
位於中央的旋轉樓梯能引導氣流穿過房子。
位於中央的旋轉樓梯能引導氣流穿過房子。 BoysPlayNice
除了調節溫度之外,房子還可以自行調節燈光(這也是沒有開關的原因),包括調降藍光——一個抑制褪黑素的因素——以改善夜間睡眠。「燈光會根據我們的存在以及陽光進行適應,」潘科娃說。
房屋已經學習到,每週三在樓上的辦公室會定期舉行Sysloop會議,並相應調整了通風。
它可以在家庭成員不在的時候收快遞,這歸功於每一扇門都有遠程獨立控制,以及對家庭外部環境進行評估的功能。
它可以預熱車道,清除積雪和冰(但只有在預測到需要使用時,其他時間會處於節能狀態),並鎖上門。
但除了能源效率、家庭安全和便捷之外,這一系統的真正好處是,在從智能家居系統演變為智能住宅的過程中,它將房主從持續操控的負擔中解放了出來。
「你可以去關注生活中更重要的事,」帕內克說。
當然,一個能獨立控制的房子引發了一些擔憂。「人們最常問我的就是,『你的房子會殺了你嗎?』」帕內克說。「我們專注於通過設計實現安全性。」
儘管帕內克自稱為技術樂觀主義者,但潘科娃說自己花了一段時間才能接受這個系統。
在房子裡,「一扇門不僅僅是一扇門」,設計師克里斯托夫·漢茲裡克說,「而是多層系統的一部分。」
在房子裡,「一扇門不僅僅是一扇門」,設計師克里斯托夫·漢茲裡克說,「而是多層系統的一部分。」 BoysPlayNice
「一開始,我並不是很喜歡住在人工智慧房子裡的主意,」她說。「在準備以及隨後建造的過程中,我慢慢開始接受這個想法——比如,沒有任何鑰匙的房子。但有些例外情況是專門為我準備的,讓我有一種控制的錯覺。」
漢茲裡克坐在廚房桌旁,指著房子裡唯一一扇可以手動打開的窗戶。「那就是為米凱拉做的,」他說。
在住宅設計上,亮白色的聚氨酯地板與深色歐洲胡桃木裝飾的牆面——包括傾斜的中央樓梯——形成了鮮明對比,這也與該系統相輔相成。
「根據我的體驗,你很難分辨建築和系統的分界,」漢茲裡克說。「這兩者相互交織,相互補充。」
螺旋式設計有助於房屋通風,門的交替開關也是如此。
廣告
「房屋的形狀成為了工具的一部分,」漢茲裡克說。「一扇門不僅僅是一扇門,而是多層系統的一部分。」
「我們在尋找下世紀才會有的東西,」帕內克說。「在21世紀,世界將大為不同。」
雖然意在建造一座耐久的房子,但索菲亞別墅也處在一個不斷變化、不斷適應的狀態。
「它不再像一開始那樣讓我害怕了,」潘科娃在電郵中談到在這裡生活的感受時說。「我的丈夫負責管理許多為我們提供安全保障(例如停電時)的後備系統。不用處理許多事情,我覺得更自由了。但我們的房子是這項技術的樣本,這意味著不時要做一些改變來測試新東西。」
「可以說這房子永遠不會完工,」她繼續說。「它會隨著你和你的需求而變化發展,適應起來是有難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