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你讓人說出一個他心目中有魅力的人的名字,答案通常都可以預測。有人會說詹姆斯·龐德,那個偏愛搖酒法調製的馬提尼的虛構的間諜。也許會有人提到歐普拉·溫弗裡,比爾·柯林頓,或是某個歷史人物,比如小馬丁·路德·金牧師,或是聖雄·甘地。那麼現在再讓同一個人來用區區幾秒鐘描述,到底是什麼特質讓這些魅力十足的人物如此受人愛戴呢?
到此為止,在魅力到底是什麼的確切定義過程中,通常就是到這裡走進了死胡同。我們本能的意識到自己會被某些特定的人所吸引。但想要量化我們喜愛他們的原因則是完全不同的另一道題。
古希臘人將魅力一詞描述為一種「天賦或是風度」,如果你相信喜愛度是一種神賜的特質,有些人與生俱來,旁人則與之無緣,那麼這確實是一個妥當的描述。但事實上魅力是一種可以習得的行為,一種與我們學習走路,或是學習一門新語言時擴充詞彙那樣,可以通過練習而發展的技巧。其他一些令人渴望的特質,比如財富或者外貌,毫無疑問的也會影響到一個人的受喜愛程度,但是如果你生來並不具備以上兩項,這也並不意味著你就將成為一個毫無魅力的人。
將魅力量化
在所有試圖量化魅力的工作中——這是一項專家們已研究多年的課題,為之傾注精力的人包括了柏拉圖,以及我們為了這篇文章而採訪到的一些人——仍然有大量的未知因素。但有兩個事實是毫無爭議的。
第一,我們有時是毫無理由,簡直像是超自然力量似的被一些人所吸引,尤其是那些我們喜歡的人。儘管這不能概括所有情況,但我們很容易喜歡上那些魅力十足的反派。
第二個事實是我們很難指出這些人如此迷人的具體原因是什麼。拋開那些顯而易見的因素——一個好看的笑容,或者是講出一個好故事的能力——幾乎沒人能夠在短時間內量化,到底是什麼因素使得那些魅力十足的人具有如此吸引力。
也許這就是進化吧。作為一個物種,與生俱來的本能感受逐步發展為被我們稱作直覺的那種東西。這種感覺實際上是一種對數個,甚至是數百個口頭或是非口頭的暗示做出的下意識的回應,這個過程發生在我們與他人的每一次交流中,而我們自己對此毫無察覺。這是一種必需的技能,正是這種技能使得哺乳動物能夠通過持續的記錄像是身體語言,說話速度和微動作等等的指標,從而能夠推測出對方的意圖中是否潛藏威脅。
約翰·安東納基斯是瑞士洛桑大學一位研究組織性行為的教授。他認為從根本上而言,魅力不過是一種攜帶信息的信號。「簡單說來,釋放魅力就是用一種象徵性,感情化,和基於價值的方式來用信號傳遞信息。」他說。「所以說,有魅力的傳遞信號就是要使用語言——也就是你說些什麼——以及非語言的那些技巧來溝通。」
相比而言,安東納基斯博士的描述就是對「打不過就跑」理論的一種精鍊。但是我們也並不會簡單的決定是要戰鬥還是逃跑,取而代之的是,我們在不停的針對引起我們注意的這個人是否值得我們繼續關注做出細微的判斷。
魅力的三要素,以及如何針對每一個要素進行鍛煉
奧麗維亞·福克斯·卡班是一位魅力指導教練和《魅力神話》這本書的作者。她認為我們可以將有魅力的行為分解成三個支柱要素。
第一個要素是,儀態,它的重點是要關注眼前和當下。要是你在跟人講話的時候發現自己忍不住走神了,那就通過先關注自我來重新找回注意力。關注一下週圍環境的聲音,你自己的呼吸,以及你身體的細微感受——比如那些始於你的腳趾,慢慢傳播至整個軀體的刺痛感。
權力,是第二個要素,它強調了在追求更高的目標之前,更重要的是要打碎那些自己強加於身的重負。它要求你學著把伴隨自己取得的成功而來的那些恥辱感拋置腦後。廣為人知的「冒名頂替綜合症」就是一種對於自己是否配不上現在所處的位置的普遍恐懼。你在梯子上爬得越高,這種感覺就來得愈發頻繁。
這個要素的關鍵在於要祛除自我懷疑,要一再肯定自己,告訴自己你屬於這裡,你的技術和熱情對於他人來說是有價值和有趣的。這說起來比做起來要容易。
第三個要素是,熱忱,這一點比較難偽裝。這個要素要求你能夠釋放一種特定的氛圍,這種氛圍使人感到友善和包容。這是那種你比較容易從至親和好友身上獲得的感受。這一點比較微妙,考慮到那些在這裡表現出色的人通常都比較容易在別人身上引起這種感受,即便他們只是剛認識。
要掌握好這個要素,卡班女士建議我們想像一個你能從他身上感受到大量熱忱和喜愛的人,然後把注意力放在你與之交流的過程中最享受的部分。你可以在與人交流之前做這件事,或是在傾聽他人講話時簡短的激勵一下自己。據她所說,這樣做能夠在幾秒之內改變你身體的化學反應,能讓我們之中最內向的那些人也能夠釋放出與那些魅力值很高的人同樣的熱忱氣息。
廣告
表面文章
所有與我們交談的專家們都同意,魅力不是一種可以一成不變去嵌套的萬全之策,而是更接近一種等級結構。有些人的魅力通過熱心腸和慷慨來表達,另一些人則因為類似進化論裡的原因受到喜愛——那些散發著自信和成功的強勢人群總是更受歡迎。
回到三要素上來,你個人認識的最有魅力的人可能也就是在這其中的一項,或是兩項上做得很成功。只有非常有限的人能夠同時精通這三項要素。
舉例來說,馬丁·路德·金博士就顯現出了對這三項要素的純熟運用,這讓他具備了卡班女士口中罕見的「遠見卓識型魅力」的評價等級。
如果說這就是那個等級結構的頂點,接下來的三個例子大概位於等級的中流區域。
史提夫·賈伯斯,蘋果公司的聯合創始人,顯示出了對「權力」的精純掌握,在「儀態」上也能拿到很高的分數。但是據他的女兒麗莎·布倫南-賈伯斯在她2018的回憶錄《小人物》裡說的那樣,他對人缺乏熱忱。特斯拉的執行總裁伊隆·馬斯克,據稱也同樣缺乏熱忱。他是那種典型的用無懈可擊的「儀態」和高於水準的「權力」來掩飾自己缺乏與人交流能力的內向的人。
用卡班女士的標準來評價的話,賈伯斯先生要被歸類於「權威型魅力」,而馬斯克先生則擁有的是「焦點型魅力」。
接下來還有艾米莉亞·克拉克這樣的人,她是HBO的電視劇《權力的遊戲》的主演。克拉克身上那種生氣勃勃的表現讓她在「友善型魅力人格」中拿了高分,這一類人都在熱忱這一要素上做得超越常人,同時也擁有良好的「儀態」,但是在「權力」表現上不盡如人意。
當然咯,這些只是流於表面的分析罷了。但這裡真正的要點是魅力並不是一個單一的東西。與之相反,最好我們能用看待智力的同樣方法去看待魅力。在數學和自然科學上得到高分證明了你的智力不錯,但是精通藝術或是音樂也同樣是智力的表證。用一個高智商的人與另一個去簡單比較只會引起更多的困惑。對魅力而言,同樣如此。
魅力訓練:簡單易學版
要是你正在尋找讓自己變得受人喜歡的方法,安東納基斯博士建議你從講故事開始。
他認為,一間屋子裡最後魅力的人是那些講話暗含隱喻,值得仿效的用奇聞逸事和比喻來為對話增添深度的人。他們不是在簡單講述一個事件,而是通過面部表情,有活力的身體語言和語調上的變化這些行為來烘托出重點。他們善於利用道德信念和群體感受的反射,也善於提問,甚至是反問,藉此來抓住聽眾的注意力。簡單來說,他們很會講故事。
事實上,在與研究魅力的專家們談話過程中有一個貫穿始終的主題。這個主題能夠立刻被那些上過公開演講課程或是參加過國際演講俱樂部聚會的人所接受:最有魅力的那些人通常也是最有煽動力的公開演說家。
但魅力又不僅僅止於成為一個精闢和迷人的演講者。有魅力的人並不只是因為會講故事而受人喜愛,更是因為他們帶給旁人的感受。除開幽默和迷人,有魅力的人能夠屏蔽外界干擾,讓他們的交流對象感到時間彷彿停滯不前,自己是他們唯一關注的對象。他們能讓人自我感覺更好,這就讓人往後也更願意與之交流,或是為了咀嚼這些寶貴的時光而拚命延長與他們的相處時間。
想要受人喜歡的最簡單方法就是走出門去,練習做一個受人喜愛的人。你可以從在家裡開始,試著不再自我懷疑,而是轉而投入做一個對話中的積极參与者,與他人更積極的互動。
從這裡開始,對你的要求就不只是更多的參與社交活動,參加一個公開演講課程(或是一個類似演講俱樂部的本地組織),繼續尋找展示自己力量的方法,以及在你的弱項上有所提高了。每一次與人交流都是一次去鍛煉,去學習,和去嘗試新的社交策略的機會。
與學習其他技巧並無本質不同,有時候練習會一帆風順有時候則不是,尤其剛開始的時候也許會有很多障礙。但是如果你能把魅力看作是一棵技巧的大樹,那麼每一次的練習都只是攀登至它頂點的諸多路徑中的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