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NYT簡報,我們將在每個工作日發送最新內容至您的郵箱。)
從小,我就愛從飛機的橢圓形窗戶往外看,幻想著下面抽象的幾何圖案。
飛機把我們從一個地方運到另一個地方,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從平視到鳥瞰。高瞻遠矚,熟悉的景觀呈現出概念性的特質;看到隱藏的圖案,讓我們得到新的視角。
我是一名有著20多年經驗的自由攝影師,走遍佛蒙特州的山山水水,拍攝肖像,給該州的標誌性景觀留影。
透視——連同光線、色彩與時機,構成攝影的基本元素,我一直在尋找新的方式來改變我的視覺。直到幾年前,我的辦法是租飛機創作航拍照片,心裡只能巴望有個好天氣和得力的飛行員。現在,我用上了無人機。
當然,這種方法也是有利有弊。根據經驗,透過遙控鏡頭虛擬地俯視地面,跟真地飛到天上還不完全一樣。但我不想太依賴他人,而且這樣也更環保。(還更加方便;準備5分鐘,我就能讓我的大疆Mavic 2 Pro無人機升空)
克拉倫登的鄉間公路、玉米田和乾草地。
克拉倫登的鄉間公路、玉米田和乾草地。
薩德伯裡Huff Pond路沿線的秋葉。
薩德伯裡Huff Pond路沿線的秋葉。
布蘭登的奧特溪,從綠山國家森林向北流向尚普蘭湖。
布蘭登的奧特溪,從綠山國家森林向北流向尚普蘭湖。
克拉倫登的鄉間公路、玉米田和乾草地。
克拉倫登的鄉間公路、玉米田和乾草地。
對於靜物攝影師來說,使用無人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陰沉多雲的日子裡,我可以來到世界的上方,創造出色彩鮮艷的鳥瞰照。而在光線充足的天氣裡,我又能捕捉到孤樹在農田裡投下的長長陰影。
肖爾漢姆的蘋果園。
肖爾漢姆的蘋果園。
拖拉機在韋布里奇的薄雪留下的抽象輪印。
拖拉機在韋布里奇的薄雪留下的抽象輪印。
薩德伯裡霍爾托尼亞湖上的皮划艇。
薩德伯裡霍爾托尼亞湖上的皮划艇。
康沃爾蘋果園裡的新下的雪。
康沃爾蘋果園裡的新下的雪。
為了獲取靈感,我經常品味攝影師阿爾弗雷德·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名為《對等》(Equivalents)的作品。這個抽象系列攝於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對雲朵的研究虛虛實實,提供了一個充滿抽象和隱喻的世界。我還受到米諾·懷特(Minor White)的影響,這位攝影師吸收並發揚了斯蒂格利茨的一些原則。
我的大部分無人機照片都是在我位於佛蒙特州尚普蘭山谷的家周圍拍攝的。(這個地區因眾多的農場和養蜂場而被稱為牛奶與蜜之地)。但有時,我也會去更遠的地方冒險。
米德爾伯裡學院,一名在操場跑道上鍛煉的女子。
米德爾伯裡學院,一名在操場跑道上鍛煉的女子。
當來到熟悉的風景上方時,會帶來一種強烈的發現的快感。雖然放飛無人機的地形是我所熟知的,但很少能預測最後得到怎樣的構圖。我也不知道會拍到怎樣的東西。
奧維爾的一棵楓樹。
奧維爾的一棵楓樹。
不倫瑞克西爾維奧-康特國家魚類和野生動物保護區裡的努爾赫根河。
不倫瑞克西爾維奧-康特國家魚類和野生動物保護區裡的努爾赫根河。
有一次,我開車穿過梅塔維山谷,牧歌般的環境點綴著小鎮和奶牛場,我把車停在一塊玉米地旁邊的公路上,讓無人機飛起來——結果發現了一個美麗的舊穀倉,屋頂鋪著石板,而在地面,它藏匿在我的視線之外。
魯珀特的一個舊穀倉,周圍的玉米田將它藏匿起來,空中方得一現。
魯珀特的一個舊穀倉,周圍的玉米田將它藏匿起來,空中方得一現。
對於任何藝術家來說,尋找持續不斷的創作靈感來源都是一個挑戰,空中攝影豐富了我的作品。不過,最重要的是,對我來說,無人機攝影已經成為了一種日常習慣——給人的感覺經常就像是一種視覺冥想。